当前位置:主页/新闻资讯/琴里闻渌水 茶中玉汝成

琴里闻渌水 茶中玉汝成

2015-05-19 台湾作家王美霞 宁波茶文化博物院

五月的月湖,风清水软,闲波荡漾里,一场文化盛宴“琴茶一味”在宁波茶文化博物院展开。



月湖此刻风光宜人,徐徐风来,让人脚步也缓了。湖上有乘船戏水的人潮,岸上有闲情弈棋与观棋的人,此身自在、风月无边的生活在此可以想象。宁波是江南文化荟萃之地,茶文化博物院座落的袁宅始建于清道光年间,咸丰年间为袁仰周官邸,袁仰周曾官至道台,为“淳熙四先生”袁燮后裔,宅内原为“静远仙馆”,所藏书画数百种。后晚清著名诗人姚燮长居于此,以“枕湖草堂”为此题名,甬上文人在此结社吟诗,庭院幽深,紧依月湖,湖光水色,盛景非常。茶博院座落于此得天独厚的雅地,玉成窑传人张生在此筑一方“玉成精舍”,担任宁波茶博物院院长,推广茶文化,使这一方气象,十分雅致。



5月8日宁波茶文化博物院主办“琴茶一味”的文化盛会,与会嘉宾是各地领导、文化界人士及专家学者,司琴的是国内古琴艺术家郑云飞老师,以及宁波书香世家闻人费家老师,茶艺由台湾茶文化协会的卢敏华老师、谢惠青老师展演,现唱吟诗为台湾知名作家王美霞,琴茶合鸣,蔚为文化盛事。



郑云飞老师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浙派代表性传承人,1955年师从徐元白老师习琴,与琴相伴一甲子,在琴学理论与古琴演奏技巧上,可谓琴曲与人品皆称一流。郑老师操缦之余,亦整理古谱如《漪兰》、《泛沧浪》、《楚歌》等古曲,使得再传后世。以传承古琴艺术为己任的郑老师,以德授琴,高洁风骨,深受敬重。“琴茶一味”展演当日,郑云飞老师带来一把宋代传下千年古琴,此琴名曰:“枯木龙吟”,一把千年木,化作古音高,郑老师说:“盈怀一段古木,却能做气势磅礡的龙吟之声,所赖为何?不过‘气骨’二字!”几句简语,却说得个中真髓,人与琴都是浩然胸臆所成,因此琴弦挥就,感动的是:人格的品味!郑老师弹奏的“高山”、“鸥鹭忘机”气韵老成,下指坚劲,有古朴雄浑之势,琴好,琴音更好,果真有古人所言“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”的境界了。

费家老先生是以琴怡趣之人,他以琴涵养淡雅心性,鲜少公开司琴,我与费老相处,甚爱此人儒雅气息,他与晚辈谈话,十分慈爱,举手投足之间见得谦谦君子的涵养,是我所知古人风范,费老时常带着微笑,厚情盛意,不言而喻。活动当日,费老所携古琴是蚕丝弦,天然蚕丝缫缠而成,十分珍贵,蚕丝弦弹奏时,有绵长跌宕的气韵,彷佛低吟深情,又彷佛畅诉心意,很是动人。这是费老传家几百年的好琴,演奏的琴音,特别有温和之感,演奏的古琴曲“平沙落雁”、“忆故人”入耳都觉净洁悠扬,拳拳之心,丝丝有情,一笔旋律,彷佛香云遍照,琴如其人啊!



茶与琴都是文化时间线索里回荡千年的传奇,台湾茶文化协会的卢敏华老师以当代玉成窑紫砂壶,特选卅年老白茶,展演茶艺,玉成窑的茶器,在茶席间与老白茶的芬芳共鸣,冲泡茶品时,王美霞也即席吟咏优美的茶诗佐茶,想象深山里,肥美的老古树孕育着大自然最隽永的滋味,阳光照射下绿意晶莹剔透,静静开展的一心二叶像翡翠,凝碧如玉,温厚沉稳的色调,握在手心,有实感。展壶冲泡,茶香淡淡飘散,一阵风来,天地间彷佛都有茶香的气息了,天地孕育的一心二叶,真是瑰宝。卢敏华老师以精湛茶艺展现茶的美学,茶艺见美感、茶香留韵永,台湾茶文化的美学底蕴,与玉成窑的精美茶器有了美好的对话。



琴,是内涵天地、自有丘壑的文化展演。茶,是化生于日月山水的佳茗。郑云飞老师以枯木龙吟的古琴说出“高山闲古意、陶然更忘机”的境界,费家老师以蚕丝古琴展演“故人忆情深、平沙怀远志”的情韵。卢敏华老师以茶席说得“品茗点白茶,茶香韵悠远”的兴味,亲炙“琴茶一味”的茶品与琴乐,让与会人士留下美好印象。



下午的研讨会以“越窑青瓷与玉成窑”为主题,与会学者专家针对越青窑、秘色瓷、茶具制作工艺、壶铭鉴赏等议题,提出专业研究报告,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茶博院张生院长玉成窑紫砂器的介绍。



玉成窑创始于清同治年间,书法家梅调鼎所倡,得沪、甬名人之助,在慈湖设窑,出土窑件不多,然各色品类颇富,由于器品为文人自用赏玩、相互交流,因此特具文人气息,书画篆刻、铭文,别出一格,壶随字贵,无论当代或现代,玉成窑都是文化品牌!梅调鼎曾在一款瓦当壶中题诗:“半瓦神泥也逐鹿,延年本是人间福。壶痴骚人会浙宁,一片冰心在此壶。”因此玉成窑紫砂器彷佛灌注人品风骨,更见高崇了。

张生院长因爱玉成窑而在月湖畔茶博院以茶、以壶、以书画、以诗琴广纳雅人,成就雅事。来宁波三日,天天都走茶博院,天天都与张生院长品佳茗、谈收藏,亲炙不少极品雅器。器,不分古今大小,凡被张院长把玩,便能说得个中肯綮,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学习很多,也深觉他的视野别有一番宽阔世界,张院长说:“人不能只是看‘技’,壶做得再好,都只是技艺,如果能真正发自内心去‘爱壶’,那气味与境界就不同了。”



玉成窑开创人梅调鼎一生绝意科考,精研书法,有“清代王羲之”之称。一壶清茶,安贫乐道,后以书法艺术制紫砂器。器中有铭文书法体现人格超逸情怀,文人制壶品茶,便是如此。所以,张生院长因钟爱玉成窑而以重现此窑风范为职志,这是文人千秋事业,值得期待。愿以此文敬谢张院长雅邀参与“琴茶一味”的文化盛会,更愿以此敬祝玉成其窑,再创浙宁甬上文化高峰!